撑起美股一片天的回购 为何却屡遭政客围攻?

撑起美股一片天的回购 为何却屡遭政客围攻?

Investing.com  | 2019年2月14日 16:48

英为财情Investing.com - 关于美股回购的话题,总让投资者津津乐道,近期,一份美国国会共和党议员Marco Rubio提交的报告引起了广泛的讨论。在这份报告中,他将提议对回购征收与股息一样的税。

根据美国现行的法律,派息通常要按照投资者的收入水平来作为征税依据,但在股票回购时,出售股票的股东,只需要按照较低的资本利得税来缴纳税负,并且只有在实现利润的情况下才需要支付资本利得税,亏损时不需缴纳。Marco Rubio的提案要求,对回购征收与股息一样的税。比如,一家公司在某一年花费10亿美元回购股票,股东将为手中持有的这部分股票数量进行缴税,即使他们没有在回购期间出售股票,这项税收政策也适用。

Marco Rubio表示,此举旨在鼓励美股公司更多地进行投资,而不是通过税收来奖励股东。

无独有偶,就在Marco Rubio针对回购提出议案之际,美国民主党人也正在猛烈抨击2017年特朗普税法改革所引发的美股大规模回购。本月稍早前,媒体报道称,美国参议院民主党领袖Charles Schumer和另一颇有影响的民主党参议员、曾参加2016年总统竞选的Bernie Sanders共同在纽约时报的专栏文章中公布,计划提出议案,发起立法投票,要求美股上市公司在回购股票以前先解决自身员工和社群的需要。

两位议员指出,主要有两大原因,一是股票回购并未惠及大多数美国民众,回购推升了股价,大部分好处都留给了股东和企业高管,而不是员工。二是回购限制了企业在研发、设备、提高薪资、员工培训、退休金等方面重新分配利润的能力。

布鲁金斯学会的研究指出,2004年到2014年,美国最大规模的那些企业将51%的利润都用于回购。金融危机以来,美股年均回购金额4800亿美元,市值占比3%。2018年以来,由于特朗普减税计划,美股公司在2018年全年中已经宣布了价值超过1万亿美元的股票回购计划,不仅如此,进入2019年,企业回购的势头不仅没有减缓,更有加速之势,从今年迄今的数据来看,股票回购规模同比大幅增长了78%,远远超过了去年的纪录。

然而,在企业回购飙升的同时,政府的统计数据却显示,美企在工厂、设备、员工福利方面的投入支出增速却要温和许多。截至到2018年前三季度,美国固定商业投资额仅增长8.2%.

Charles Schumer和Bernie Sanders在报告中提到,沃尔玛 (NYSE:WMT)近期计划投入200亿美元进行回购,但同时却裁员几千名员工,以及关闭几十家山姆会员店,而回购股票的这些钱足以让每一个沃尔玛员工的时薪提升15美元左右。同样的情况在别的企业也不断发生,哈雷戴维森公司 (NYSE:HOG)一边提出1500万美元的股票回购计划,一边却将关闭堪萨斯的工厂;富国银行 (NYSE:WFC)斥资几十亿元美元回购股票,却宣布裁员2.6万人。

政客们对于公司股票回购助涨贫富差距水平似乎都充满了愤怒,早在2018年,民主党参议员Tammy Baldwin也曾寻求禁止企业在公开市场回购。包括Tammy Baldwin在内的十几位国会议员共同致信美国证监会主席,敦促他就十多年来未变动过的回购法规公开征询意见。

有批评人士担忧,美股存在的回购热潮将会加深美国社会上的财富分配不均问题。对冲基金经理Mark Yusko此前表示,“回购”是一个自我延续的利益循环,受益的只是一小撮人。

一些分析师则对限制回购采取辩证的态度。投资机构Invesco全球市场策略师Kristina Hooper认为,美国政府对于鼓励商业投资的执念是可以理解的,议员们对于企业过度回购行为的愤怒也是正确的,新的税收政策确实在某些方面助涨了企业的过分回购行为。然而,需要认识到的是,任何新的立法都可能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后果。比如说,如果企业原本是计划把回购的股票给自己的员工作为激励机制,但是立法就会阻止这种积极行为。

与此同时,波士顿学院金融学教授Jeffrey Pontiff也认为,议员们的提议可能会成功地鼓励商业投资行为。但是,令人担忧的是,对股票回购进行征税,会阻碍投资者投资支持美国的创新公司,这无疑将增加资本负担,长期来看,增加对公众股东投资的税收,会导致流入股市的资本减少。

此外,还有分析师认为限制回购是很难实现的。Canaccord Genuity的策略师Brian Reynolds更是担忧,如果国会坚持要对股票回购动手,恐怕会适得其反,逼迫更多的公司走上私有化的道路。本质上,私有化就是100%的回购。

他举例称,在安然会计丑闻及金融危机后,政府出台的一系列监管规定事实上涌现了更多的影子银行。他说,国会一直都不满企业回购,尤其是在低利率的后金融危机时代,企业利用低价的债务来回购股票,以减少流动股数量,提高股价和每股收益,并无不妥,CEO们有提高股价的需求。同时,这位分析师认为,共和党不会让限制回购的法案通过,两年内都不会发生。

目前提出限制回购的国会议员以民主党为主,鲜有共和党人,分析认为,民主党可能正在以限制回购为由头,针对共和党总统特朗普去年提出的税收减免计划。

Channel Capital Research主管Doug Roberts表示:“就目前的情况而言,我认为它在参议院这第一关都不会通过。”他指出,事实上,“限制回购”本身可能也有一些积极的方面:如果最终结果是让公司在他们的业务和人员上投入更多的资金,这可能会提振经济,尤其是在特朗普专注于阻止公司在海外建厂之际。但是,他指出,“这似乎是金发姑娘效应,从技术层面讲,(限制回购)可能会对经济有所限制。但它也可能被经济效应抵消。”

从股价角度看,美股公司宣布回购时,确实会对短期股价产生直接提振效果。但是,从盈利角度看,2011年以来标普500指数约150%的全收益回报中,回购贡献其中6个百分点。同时,虽然当盈利增长疲弱时(2014-2016年),回购甚至是增厚EPS的主导因素,但最近两年,却已经不再是主要贡献,2018年回购得益于税改后海外资金大幅回流推动而显著增加,但对于2018年超过20%的EPS增速贡献仅约2个百分点。

与此同时,根据英为财情Investing.com的行情数据显示,追踪股票回购企业的ETF Invesco Buyback Achievers (NASDAQ:PKW)以及SPDR S&P 500 Buyback ETF (NYSE:SPYB)过去一年分别上涨了0.36%以及3.04%,均弱于SPDR标普500 (NYSE:SPY)的3.49%的涨幅。

行情信息来自英为财情Investing.com

Investing.com

相关文章

最新评论

添加评论
请等待一分钟后再次发表评论
讨论
回复...
请等待一分钟后再次发表评论

交易任何金融工具及/或加密货币属高风险行为,这些风险包括损失您的部分或全部投资,所以前述交易并不适合所有投资者。加密货币价格极易波动,可能受如金融、监管或政治事件等外部因素的影响。保证金交易会放大金融风险。
在决定交易任何金融工具或加密货币前,您应当充分了解与金融市场交易相关的风险和成本,并应当谨慎考虑您的投资目标、经验水平以及风险偏好,必要时应当寻求专业意见。
Fusion Media在此提请您注意本网站所含数据未必实时、准确。本网站上的数据和价格未必由市场或交易所提供,而可能由做市商提供,所以价格可能并不准确且可能与实际市场价格存在差异。即该等价格仅为指示性价格,不宜为交易目的使用。Fusion Media及本网站所含数据的任何提供商不承担您因交易行为或依赖本网站所含信息而导致的任何损失或损害的责任。
未经Fusion Media及/或数据提供商书面许可,禁止使用、存储、复制、展现、修改、传播或分发本网站所含数据。提供本网站所含数据的供应商及/或交易所保留所有知识产权。
Fusion Media根据您与广告或广告主的互动情况,网站上出现的广告客户可能会向支付费用。
本协议的英文版本系主要版本。如英文版本与中文版本存在差异,以英文版本为准。

English (USA) English (UK) English (India) English (Canada) English (Australia) English (South Africa) English (Philippines) English (Nigeria) Deutsch Español (España) Español (México) Français Italiano Nederlands Português (Portugal) Polski Português (Brasil) Русский Türkçe ‏العربية‏ Ελληνικά Svenska Suomi עברית 日本語 한국어 香港 Bahasa Indonesia Bahasa Melayu ไทย Tiếng Việt हिंदी
退出
是否确定退出?
确认
取消确认
保存更改

+